媒体报道
 
 校园要闻 
 教研动态 
 院部活动 
 视频新闻 
 媒体报道 
 通知公告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正文
 
“副院长杀院长”事件调查
2019-04-29 16:32 admin/文    (点击: )

  1月11日,江西九江学院发生恶性案件,政法学院副院长张俊把院长李长江杀害。警方找到李长江院长的尸体是在其失踪后次日,在一个尚未启用的电梯毛坯间,尸体“已被烧成一坨”。嫌凶被抓获前,九江学院有老师曾私下开玩笑瞎猜,该不会是副院长张俊干的吧?两天后张俊即归案,闻听后的老师们,还是不禁大吃一惊。

  1月11日早上上班后不久,38岁的院长李长江曾踱步进入政法学院的办公室,向工作人员询问该院年终排名情况。政法学院是九江学院20多个二级学院之一,年终综合评分排名,靠前的有奖,靠后的扣钱,这事关政法学院的名誉和利益。

  办公室人员告诉院长,政法学院的排名比较靠后,不太理想。李长江看起来心里不太舒服,没吭声就走了。随后不久,办公室一名人员来到院长办公室门前敲门,想向他汇报一下具体的评分及排名,但这时院长的门已经敲不开了。

  工作人员随后拨打李长江的手机,第一次没打通,第二次打通了,但被摁掉了。之后,工作人员还曾拨打过副院长张俊的手机,但张也关了机。院长找不到,副院长也找不到,这据说成为后来破案的重要线索之一。

  由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的上述细节,并未得到办公室人员的直接印证,但已流传开的这个情节,成为遇害者李长江留给同事的最后一面。

  随后警方披露的消息证实,当时副院长张俊正在李长江的办公室内。“案发过程可能只有几分钟,但奇怪的是,隔壁的工作人员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有校方人士这样转述同楼层工作人员的惊讶。

  杀害李长江的凶器,据警方模糊表述为“钝器”,但有接近警方的人士透露,“据说还有一把裁纸刀,当时就把气管给割开了”,此说法未得到公安部门证实。

  九江学院向庐山区公安分局报案,是12日下午1时许,此时李长江已失踪一日多,校方多方寻找均联系不上。警方接报后在院长办公室内发现少量血迹,下午2时许又在厚德楼的一处电梯毛坯间发现了李的尸体。

  据庐山区公安分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冯斌称,抛尸的电梯间是一处废弃空间,电梯间的异常烟雾引起公安人员警觉,随后便发现藏尸地点。冯介绍说,张俊在李长江办公室犯案后,为转移视线,对现场进行过打扫,将被害人转移至废弃电梯间后,曾焚尸灭迹。

  被发现的尸体,“据说已被烧成一坨,面目全非,听说还被肢解,手和脚都不在一起,校方很为难,怎么让家属见尸体?这个追悼会怎么开?”校内流传着关于尸体的各种说法。

  1月15日,记者设法进入发现尸体的废弃电梯间。说是废弃,其实是尚未启用,竣工于2007年8月的厚德楼,至今未安装电梯,预留着一条从一楼直通八楼的毛坯垂直通道,2米见方。一楼毛坯间的底部,清晰可见焚烧遗留的灰烬、一片斑驳的黑色油污、四壁被熏黑的墙面,以及凌乱吊坠的电线。

  据校保卫人员介绍,尸体是从六楼电梯间推下,然后在一楼焚烧。而焚烧使用何种助燃物,尚不得而知,该保卫人员获知的说法是“电上走火”。

  焚烧的味道很重,据厚德楼四楼一名教工介绍,1月12日他在楼道闻到焦煳味,但当时没往这上面想。事后很多老师猜测是“黑社会”干的,很可能是职业杀手。

  而焚尸时间,这名教工推测,极可能是11日晚。因为当晚7时许,该大楼突然莫名停电,一部分晚上加班的工作人员只好离开回家。“停电是不是张俊故意制造的?存在这种可能。”

  位于六楼的电梯间,与院长办公室仅隔一个办公室,相距约10米。记者在现场看到,毛坯间位于楼体内层,外间还有一预留做电梯等待井的小房,房门平常上着锁。据介绍,张俊归案后,保管大楼钥匙的管理员曾被警方喊去问话,经辨认,张打开小房的钥匙属私自配备。

  1月13日,被通知来院里参加一个教学会议的张俊被警方带走。此前,警方根据调查走访,以及学校方面反映张俊与李长江日常工作存在矛盾,同时发现被害人失踪时间与张俊不明方位的时间相吻合,警方利用刑侦、网络、行动技术最终锁定犯罪嫌疑人就是张俊。

  据警方介绍,由于张俊学法律出身,心理素质非常好,被传讯后拒不交代作案事实。警方经分析认为,张作为一名高级知识分子,在作案后应会心怀愧疚,尚存一丝良知,于是对他展开强大心理攻势。“在众多证据面前,到14日凌晨5点钟才交代。”据知情者介绍。

  张俊的作案动机,一直是广为外界猜测的最大的谜。据警方介绍,张俊与被害人之间平日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是在日常琐事中产生过一些矛盾,张一直怀恨在心。至于张杀人是经过精心策划,还是一时激愤,警方称还在进一步审讯,目前不便透露。

  一名校保卫人员分析,张可能并非预谋杀人,“如果是有预谋的,为什么不选择在校外,而选择在办公室?而且还愚蠢地在楼内焚尸,稍有一点智商就知道,烧过的味道很容易被发觉。”据保卫人员介绍,厚德楼启用时间不长,楼内和大门虽未架设视频监控,但人多眼杂,想把尸体从厚德楼转出,也并非易事。

  公开资料显示,42岁的张俊2009年曾被破格提拔为教授,而38岁的李长江至今仍为副教授,于是校园内有猜测,张认为李比自己年轻,职称也没自己高,但行政职务却在自己之上,因此对李不服气,耿耿于怀。但这一说法并未得到政法学院教职工的认同。比较一致的说法是,其实张跟李的矛盾由来已久,早在2008年政法学院成立以前,两个在权力场交集多年的系院级领导,就已经结下了恩怨的梁子。

  李长江和张俊二人的命运交集,最早可追溯到8年前的2003年。那年夏天,35岁的张俊从华中师范大学政法学院法律系研究生毕业,通过应聘来到九江学院。

  张俊初到九江学院法学系任教时,李长江为法学系副主任,虽然比张俊年轻,但1995年本科毕业后就来校的天津人李长江显然是老资历。2003年9月,李长江升任法学系主任(副处级),兼理论法学教研室主任。也在当月,张俊被聘为讲师,并担任经济法学教研室主任。

  据知情人士透露,具有硕士学位的张俊当时业务能力突出,深获李长江赏识,两人曾一度打得火热,关系非常亲密。当时张发表了很多法律方面的论文,并与李长江有过合作。据记者查阅,2004年第5期的《理论月刊》就曾刊发两人合写的论文《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与宪法修改评论》,作者为“张俊 李长江”。

  “张俊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比较会讨领导喜欢,李长江也觉得他是可用之才,可以说张是李长江一手提拔起来的。”据知情人介绍。

  2004年2月发生在张俊身上的一件事,在当时的九江学院传为美谈。当年放寒假前,学院一名澳籍人士詹频途不幸将装有很多现金、信用卡等贵重物品的钱包丢失,而捡到钱包的正是张俊。张和妻子亲自将钱包送到詹频途的公寓,并谢绝了对方坚持要付的感谢金。

  为此,詹频途曾专门写信给李长江。1月16日,记者见到了这封写于7年前的《感谢信》,詹建议李,“相信您作为法学系主任一定会让其他系和老师们知道张俊老师的感人事迹的。”

  两个月过后,2004年4月27日,张俊即被(2004)军财校人字第97号人事任命文件,聘任为法学系副主任。

  也是这一年,九江学院法学系经四校合并后,由原九江师专政法系和九江财专法学系为班底,重新组建为九江学院法学院,成为九江学院的一个二级学院。

  “如果追溯两人恩怨,这个时期,是两人关系发生裂变的分水岭。”据知情人士介绍,合并后的法学院发生人事变动,由原九江师专并入的一名副院长实际主持工作,排名在李长江之前。

  据该人士称,新主持工作的副院长到来后,张俊又跟这名副院长走得比较近,“李长江不再主持工作后,张一度以为李完蛋了,并和李开始疏远,结果两人关系恶化。”而此时,从权力一线“退”下的李长江,和张俊均为法学院副院长,按照官场游戏规则,两个人“从以前亲密的上下级关系,变成了互为对手,很可能会在暗中较劲,谁也不服气”。

  然而仕途险恶,世事难料。2005年,九江学院爆发了该院历史上颇具影响的“6·25”学生闹事事件。当晚至次日凌晨,九江学院数千学生闹事,学校超市和食堂被砸,并有学生围攻行政办公大楼。据称这次事件中,法学院是闹得最凶的院系之一,这让校领导格外生气,认为法学院是学法守法之地,怎能做出如此之事。之后不久,法学院领导发生异动,李长江重新主持学院工作。据记者查询,李长江在2006年11月的一个公开场合,出席身份还是法学院副院长,但到2007年5月其职务已变更为执行院长。

  尽管表面风平浪静,但知悉内情的人士透露,重新主持工作后的李长江和张俊其实已经有了很深的间隙。2007年底,九江学院筹备成立另一所学院,消息人士称,当时张曾向校领导提出要调到新学院去,但领导没有同意。

  一教师介绍,张俊研究生毕业后,一直以来比较春风得意,是个遇事不会妥协的人,性格比较容易走极端,而李长江其实也是个从来不妥协的人,平时老师私下曾议论,两人暗中爱顶牛,私下有矛盾和较量。李被杀后,耳闻两人交恶的老师私底下开玩笑说,是不是张杀的?结果真是张干的,老师们还是大吃一惊。据《南方都市报》

  “他们两人,在公开场合看不出什么矛盾,但两人之前私下结有恩怨,我们也多有耳闻,可能张曾经‘背叛’过李,李是不是会有报复心理,张又不服李,权力场上长期积累的恩怨,一旦产生裂痕,很难修复。”

关闭窗口

 

 

 

学校地址:江西省九江市前进东路551号 邮政编码:332005  招生电话:0792-8310030 8310031  Email:jjuxb@jju.edu.cn
Copyright 2018 秒速赛车|老品牌平台值得信赖   备案序号: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