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校园要闻 
 教研动态 
 院部活动 
 视频新闻 
 媒体报道 
 通知公告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正文
 
法学院副院长的追名逐利之路
2018-10-14 09:26 admin/文    (点击: )

  秒速赛车2007年初,冯敏强工作调动,李长江升任政法学院院长,重新走上权力一线。这是张俊没有料到的。那段时间,心事重重的张俊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虽然李长江没有表现出对自己的反感,可风平浪静的表面下早已暗流涌动。

  2010年11月底,张俊按照工作计划,准备组织一次“政法学院专业课教与学研讨会”。看着张俊打来的报告明细表,李长江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不要搞得太复杂了,主要是老师与学生进行座谈交流,提高业务水平,没必要那么大张旗鼓搞形式!”张俊决定先斩后奏,自己先去学校印刷厂印制会议资料,一定要把会议开得像模像样。会议按照张俊的设想顺利召开,李长江虽然让财务支付了印刷费用,但还是在一次中层以上领导会议上,提出了批评:“做事不能好大喜功,要踏踏实实!”张俊再也忍不住了,与李长江激烈地争执起来。那是两人第一次当面锣、对面鼓的冲突。

  在教职员工疏散后,民警在楼里一层一层地搜查,越往上搜,那股困扰了老师们一上午的煳味就越来越浓,可打开每一个房间来看,都没有发现任何烧过的痕迹。厚德楼的顶层8楼,整个一层都是空的,没有设置办公区域。民警一上8楼,浓烈的焦煳味便迎面扑来,细细地查看,8楼铺着瓷砖的长长过道上有一层黑色的浮灰。而那浓烈的味道正是从位于西边一个敞开的门里飘出来的

  2006年底,九江学院升级为全日制公办综合性本科高等院校,法学系升级为政法学院,李长江和张俊都成为升级后的政法学院副院长,而院长一职则由从其他学院“空降”来的冯敏强担任。李长江转眼失去了主持政法学院工作的职位,与张俊成了平级的同事。

  一直等到快11点,办公室主任终于忍不住了,拨通了院长家里的电话。李长江的妻子曹磊焦急地说道:“李长江昨天早晨上班后就没回家,我打了无数个电话,也一直联系不上!”

  整整一天,张俊守着李长江的尸体,不敢出来,求生的欲望在他后悔不迭的心中翻腾。见窗户下面的墙上溅有血迹,他从李长江的办公桌里找到一把剪刀,坐在地上细细地划了起来,一边划一边流泪:“这都是你逼的!我们以前关系那么好,你为什么就不能放我一条生路!”

  在张俊的心里,一个是“空降”的院长、一个是曾经的“一把手”,两人之间必然会互相提防,他想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道理,显然,新院长会将矛头对准自己,此时,张俊对于自己的仕途有了一种深深的危机感。

  妻子柳思琴听到老师们对丈夫的议论,十分难过。“老公,李长江对你有知遇之恩,你不能让别人说你忘恩负义哦。”张俊不耐烦地摆摆手,他最不愿听到的就是这句话。“你哪里知道险恶,一朝君子一朝臣,我如果不识时务,还能有前途吗?再说,我只是避嫌而已,没有做任何伤害李长江的事。”

  2003年7月,原有的九江师专、九江财专、九江医专和企管干专四校合一,成立九江学院,面向全国招聘高校教师,拥有硕士学位不仅可享受学位津贴,还提供条件不错的公租房。张俊不禁动心了,虽然妻子邹晓萍希望张俊毕业后回河南工作,一家人能够团聚,但张俊还是执意应聘。而对张俊进行考核面试的主考官,正是时任九江学院法学系主任的李长江。

  张俊进入了九江学院法学系后,凭借积极主动的工作态度和业务能力在法学系显山露水,很快就得到了李长江的器重。李长江对学科水平突出的张俊极为赏识,张俊申请的许多科研项目和提出的建议,都得到他鼎力支持。张俊因此在学术研究上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不到一年,就被破格评为副教授,赢得了同事和学生的尊重。2004年4月,在李长江的坚持下,进校时间不长的张俊被提拔为法学系经济法学教研室主任。

  那天晚上,张俊回到家,忧心忡忡地对柳思琴说道:“真没想到竟是这样!大家都知道我和李长江的关系,新来的院长肯定也会知道的,以后就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了。”柳思琴不解地问道:“你靠的是实力,你的业务水平在这个学院里皆有定论,人家李长江重用你,也是看重你的学术成果。”张俊摇摇头,长叹一声,那一夜他一直未入睡,一种从未有过的困惑在心头纠结。

  1月11日上午9点,政法学院正忙着学期结束前的最后工作。张俊敲门走进了李长江的院长办公室,“李院长,快放寒假了,我想趁假期去海南,看看能否在那里建一个法学实习基地。”不久前两人争吵的阴影还没从心里散去,张俊担心李长江不同意,他又补充道:“正好1月16日在海口有个关于教学方面的会议,顺道去。”

  妻子苦口婆心的劝说,张俊置若罔闻,依然我行我素,一个原本应该做学问的人却一头掉进了名利的桎梏。在柳思琴心里,丈夫一心钻研学问的知识分子形象轰然坍塌,曾经对丈夫的钦佩不知不觉被轻蔑所代替,夫妻之间也因此冲突不断。

  此时,位于厚德楼6楼的政法学院的老师们正在焦急地等着政法学院院长李长江。学生已考完试,学校面临放寒假,很多事情都需要等院长的布置安排,可从11日上午9时许,李长江到汪副院长办公室询问该学院年终综合考核排名情况之后,就再没有人看见他了。院长的电话始终打不通、办公室的房门紧锁着,敲门无应答,只有他常驾驶的那辆捷达轿车静静地停在楼下,已经一天一夜。

  张俊的突然变脸,使李长江看出张俊是一个势利小人,李长江性格直爽,爱憎分明,所以在一些场合常讲张俊太过势利。这些话也多少传到张俊的耳朵,两人的关系更加疏远。法学院的很多老师也有这样的看法,也都渐渐地开始疏远张俊,甚至以前很尊重他的人也不与他打招呼。张俊把这一切都归结成是李长江从中作祟。

  不久之后的一天下午,冯院长通知召开政法学院中层以上领导会议,恰好李长江有事出去了。几经周折也未联系上,有人笑道:“要找到李院长,只有张院长出马了。”张俊一愣,这明显是挑拨他同新院长的关系,也无疑触碰到他最敏感的地方,看着那位主任,张俊面无表情地说:“你们都找不到,我怎么能找到?”

  当晚6点50分,张俊回到家里,换了衣服,然后带上换下的衣服和四瓶烧火锅用的酒精,于晚上8点再次回到厚德楼,打开一楼的电梯井,将酒精倒在了尸体上

  那段时间,是张俊春风得意的日子。李长江的信任和关照,使他无论是学术还是仕途都顺风顺水,他感到一条事业的坦途正摆在面前,只要好好规划,就可以功成名就。醉心于事业的张俊很少回河南老家。2005年3月,张俊与邹晓萍协议离婚。

  在大家的建议下,办公室主任找出备用钥匙,和几位行政人员一起打开了李长江的办公室。眼前的一切,让人面面相觑:一向非常整洁的院长办公室显得有些凌乱,窗户上的窗帘被扯掉,已不知去向,窗户下面的墙上有无数条划痕,显然是被小刀细细地划过。一丝隐隐的不祥和疑问在大家的心里升腾,政法学院立刻向学院派出所报案,学院派出所随即向九江市公安局庐山区分局刑警大队报告。

  张俊决定主动找李长江好好交流一下。当他鼓足勇气走进院长办公室时,李长江正在接电话,他有点不耐烦地朝张俊摆了摆手。张俊顿时感到血往上涌,他强忍着退到门口。李长江打完电话,头也没抬问他有什么事。张俊艰难地说道:“李院长,我想跟你谈一谈、交交心,消除一些误会。有段时间比较敏感,但我只是想工作,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李长江笑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知道你是个心气很高的人,能够理解!”张俊听出了李长江的话里有话,脸红到了脖子。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张俊感到自己像头困兽般左冲右突,却找不到出口。自从进入九江学院,一直春风得意的他第一次感到无法把握自己的未来。

  办完离婚手续回到九江,张俊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希望有所作为的欲望更加强烈,面对李长江的关心,张俊说道:“从此以后,我就一心一意地工作了!”

  经过办案民警的缜密侦查,犯罪嫌疑人渐渐被锁定。1月13日中午11时45分许,九江学院总部办公大楼下,警方将刚刚开完教学会议的政法学院副院长张俊带到了刑警大队。民警与张俊展开了多次反复的思想交锋,14日凌晨,在铁证面前,张俊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如实交代了整个作案经过和犯罪动因。

  政法学院院长被如此惨无人道地杀害了!一时间,恐怖的气氛牢牢地笼罩着九江学院,想到一上班就飘散在自己身边的那种气味竟然是在焚尸,所有的人都不寒而栗。厚德楼前广场上,老师们三三两两围在一起议论着,发生在眼皮子底下的谋杀,让人感到荒诞和无法相信,案件惊动了九江市公安局、江西省公安厅。办案民警利用各种刑事技术手段,进行着仔细勘查、取证。与此同时,对政法学院的每一位教职员工进行了询问。

  张俊的火“腾”地一下升起来:“你怎么骂人?”李长江一愣,他是北方人,随口一说“你小子”,未必就是骂人。见张俊怒目而视,他也被激怒了:“我骂人了又怎么了?”说着,从电脑桌后面的椅子上站了起来。张俊毫不示弱:“你还想打人吗?”

  张俊明显地觉得自己很难在这个学校立足了。就连那些平素里同他没有任何利益关联的人对他也不屑一顾,更不要说那些同李长江走得近的人,甚至对他进行公开的讥讽。有时候,学院里开会,轮到他讲话的时候,下面顿时闹哄哄的一片,无论他怎么示意都静不下来。张俊感到自己副院长的威信已然扫地,他觉得这一切都是李长江在幕后捣鬼,一种无以言状的怒火在他的心底燃烧

  1990年,22岁的张俊与漂亮的同事邹晓萍结婚。随着儿子、女儿的降生,一家4口的生活平静而幸福。1999年,他通过努力,考取了华中师范大学经济法研究生,告别妻儿来到武汉,开始了4年的求学生活。

  2007年寒假结束后,开学的第一天,政法学院全体教职工聚餐。下午一下班,李长江就招呼着大家一起走。张俊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听着李长江在外面热情地喊着大家的名字,却唯独没有喊到他,心里顿时五味杂陈。大家都走完了,张俊才默默地站起来,他本不想去参加聚餐,可想如果不去,会让人猜测,更何况利用聚餐机会还能修复过去的关系,他还是硬着头皮来到了聚餐的饭店。一进包厢,张俊意外发现大家满满地围坐在硕大的圆桌旁,竟没有给他留位子。而李长江正兴高采烈地跟身边的人说着话,对张俊的到来仿佛也视而不见。最后是一名老师给他让出一个位置,张俊突然间感到自己是这个桌上多余的人。一条无形的间隙横亘在他的心里,张俊感到自己被李长江孤立和边缘化了。

  张俊的努力很快有了回报,经李长江的极力举荐,他升任法学系副主任,进入了法学系领导核心层。事业成功的同时,张俊收获了一份爱情,对方也是学院的老师、时年30岁的柳思琴。

  2008年元旦,已经33岁的柳思琴提出想要个孩子,张俊一口拒绝了:“我现在这种状况,哪里能要孩子?你不要给我添乱!”“如果你不是太功利了,怎么会有今天这样的境地?”柳思琴的话说中了张俊的痛处,他气急败坏地说道:“告诉你,我有儿子;要生,你自己去生去!”

  “快,快去查看一楼电梯间!”庐山区分局党委委员、刑警大队大队长刘俊用对讲机下达指令。民警迅速赶到一楼,打开紧锁的电梯井的门,一幕恐怖的景象呈现在众人面前:一具被烧焦的尸体依然散发着焦煳味从尚没有烧到的面部依稀看出,这正是失踪了一天一夜的李长江!

  张俊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杀了人。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张俊吓得一动也不敢动。这时,李长江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张俊忙不迭地将自己和李长江的手机全都关闭。

  张俊1968年出生在河南省鹿邑县观堂乡花园村,父母都是当地农民。1984年,16岁的张俊考取了周口师专中文系,三年后毕业分配到河南某师范学校当老师,成为兄妹5人中惟一跳出农门的孩子。

  通过这一次,张俊暗暗地告诫自己一定要同李长江保持距离,为了在新院长面前表现他同李长江不是一路人,他还主动到新院长的面前说李长江的不是,在开会时公开同李长江唱反调。这让很多人感到惊讶,一向对李长江唯命是从的张俊怎么变成了这样!

  李长江沉吟半晌,说道:“经费从哪里出?学期结束,我们已经没有钱了。”张俊心里暗暗涌动着怒火,别人外出申请经费总是很顺利,自己申请就遭到百般阻挠。他强忍着怒气,坚持道:“那你把来回车费解决了,其他的费用,我自己付。”李长江一边翻桌上的资料,一边随口说道:“你小子,有能耐啊!”

  见李长江挥起了拳头,张俊身子向后一闪,右手摸起李长江办公桌上的一块镇尺石,朝李长江的头部狠狠地打去,顿时,鲜血喷溅,李长江一下被打晕倒在了椅子上。张俊泄愤般用镇尺石朝李长江头上又连续击打。李长江的身体还在动,他一不做二不休,用网线勒住李长江的脖子,直到他不动为止。

  今年1月12日上午8时30分许,江西省九江市九江学院气派十足的厚德楼,上班的教职员工陆续走进楼里。整栋楼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焦煳味,让人感到有些不舒服。有几位老师想找出气味的源头,可整洁亮堂的办公室让他们无从寻觅。“不会是线路老化吧?可这栋楼才盖好三四年啊!”

  这是厚德楼未开发使用的电梯井,当时学院经费不足,没有安装电梯。为了安全起见,学院将每一层电梯口都用两根钢筋拦腰焊死,并装门上锁。而此时,8楼的电梯门开着,办案民警伸头往下望去,黝黑的电梯井深不见底,而这里,正是焦煳气味散发的源头!

  婚姻再次失败,仕途又看不到未来,张俊不禁心灰意冷,他想离开九江学院,但想到自己要放弃副院长,到另一所学校一切重新开始,权衡利弊,最终下不了决心。困境中,张俊又重拾起了被他丢在一边的学术研究,短短一年多时间,在国家级核心期刊上,发表了8篇学术论文,并因此主持了4个省级课题。2010年11月,因学术研究突出,他又被推荐为“江西省高校中青年学科带头人”。

  中午12点多,接到报案的庐山区分局刑警大队民警立即赶赴现场,在初步对李长江的办公室勘查后,马上将整栋楼封锁起来,希望能够找到蛛丝马迹,尽快在最短的时间里确定李长江的行踪,找到他的下落。

关闭窗口

 

 

 

学校地址:江西省九江市前进东路551号 邮政编码:332005  招生电话:0792-8310030 8310031  Email:jjuxb@jju.edu.cn
Copyright 2018 秒速赛车|老品牌平台值得信赖   备案序号: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