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研动态
 
 校园要闻 
 教研动态 
 院部活动 
 视频新闻 
 媒体报道 
 通知公告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教研动态 > 正文
 
九江“副院长杀院长”事件调查 争权致积怨甚深
2018-01-26 12:36 admin/文    (点击: )

  然而张俊在业务上表现出的成绩,同事却另有解读,有人认为他“急功近利,善于钻营”,甚至“比较势利”。与张俊原来同在法学院共事过的一位同事,案发后评说张有性格问题,其实是个心理扭曲的人,但具体所指,他不愿意多讲。“一是性格缺陷,二是利益之争。”同事这样总结张杀人的缘由。

  河南鹿邑人张俊,给一位早年相熟的老师留下的记忆是,“当时他们去九江学院应聘时,还是我带去的。其实人也很老实。”

  2009年10月29日,张俊被破格晋升为教授职称。而直至案发前,李长江还是副教授职称。一位老师回忆,去年因为指标原因,李长江没有被评上教授,为此一度很郁闷,曾公开发过牢骚。

  1月13日,被通知来院里参加一个教学会议的张俊被警方带走。此前,警方根据调查走访,以及学校方面反映张俊与李长江日常工作存在矛盾,同时发现被害人失踪时间与张俊不明方位时间吻合,警方利用刑侦、网络、行动技术最终锁定犯罪嫌疑人就是张俊。

  该教师另介绍,张俊研究生毕业后,一直以来比较春风得意,是个遇事不会妥协的人,性格比较容易走极端,而李长江其实也是个从来不妥协的人,平时老师私下曾议论,两人暗中爱顶牛,私下有矛盾和较量。李被杀后,耳闻两人交恶的老师私底下开玩笑说,是不是张杀的?结果真是张干的,老师们还是大吃一惊。

  两边的警戒线依旧将这里封锁。这幢高八层的大楼,是江西九江最大高等学府——九江学院的一栋行政楼,六楼政法学院的办公区,门缝已被公安机关贴上白色的封条,上面写着“2011年1月13日封”。

  2004 年2月发生在张俊身上的一件事,在当时的九江学院传为美谈。当年放寒假前,学院一位澳籍人士詹频途(Peter Johnson)不慎将装有很多现金、信用卡等贵重物品的钱包丢失,而捡到钱包的正是张俊。张和妻子亲自将钱包送到詹的公寓,并谢绝了对方坚持要付的酬金。为此,詹频途曾专门写信给李长江以示感谢。

  1月11日早上上班后不久,38岁的院长李长江曾踱步进入政法学院的办公室,向工作人员询问该院年终排名情况。政法学院是九江学院20多个二级学院之一,年终综合评分排名,靠前的有奖,靠后的扣钱,这事关政法学院的名誉和利益。

  尽管表面风平浪静,但知情人士透露,重新主持工作后的李长江和张俊其实有了很深的间隙。2007年底,九江学院筹备成立另一所学院,消息人士称,当时张曾向校领导提出要调到新学院去,但领导没有同意。

  院长留给同学的最后印象,是去年12月28日,毕业班的聚餐会上。李长江来到桌前向学生们敬酒,并鼓励和祝福他们:毕业后要好好工作,将来做合格的法律人才。如今这句殷殷祝语留在学生心中的,不知是温暖,悲切,还是其他。

  “如果追溯两人恩怨,这个时期,是两人关系发生裂变的分水岭。”据知情人士介绍,合并后的法学院发生人事变动,由原九江师专并入的一位副院长实际主持工作。

  随后警方披露的消息证实,当时副院长张俊正在李长江的办公室内。“案发过程可能只有几分钟,但奇怪的是,隔壁的工作人员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有校方人士这样转述同楼层工作人员的惊讶。

  据知情人士透露,具有硕士学位的张俊当时业务能力突出,深获李长江赏识,两人曾一度打得火热,关系非常亲密。当时张发表了很多法律方面的论文,并与李长江有过合作。

  公开资料显示,42岁的张俊2009年曾被破格提拔为教授,而38岁的李长江至今仍为副教授,于是校园内有猜测,张认为李比自己年轻,职称没自己高,但行政职务却在自己之上,因此对李不服气。但这一说法并未得到政法学院教职工的认同。比较一致的说法是,张跟李的矛盾由来已久,早在2008年政法学院成立以前,两个在权力场交集多年的“领导”,就已结下了恩怨的梁子。

  张俊性格的多面性,从九江学院散在的一些材料中也可窥探一二。据2007年3月一份资料,当时九江学院各二级学院召开学生座谈会,征求对教师的评价,法学院的学生座谈时,张俊曾被作为“师德高尚,为人师表,实为人范”的代表,深获学生好评。

  工作人员随后拨打李长江的手机,第一次没打通,第二次打通了,但被摁掉了。之后,工作人员还曾拨打过副院长张俊的手机,但张也关了机。院长找不到,副院长也找不到,这据说成为后来破案的重要线索之一。

  这位教师认为,追根溯源,扩张时代的九江学院曾出现过崇尚个人权威的领导,而李长江就是那时被提拔的中层干部,以致后来,无论李还是张俊身上,都还残留着权力时代的阴影。

  2008年6月,原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和法学院合并,组建成新的政法学院,李长江任院长;张俊为副院长,排名在当时的党委书记聂和菊、副院长陈胜才之后。

  然而仕途险恶,世事难料。2005年九江学院爆发了该院历史上颇具影响的“6·25”学生闹事事件,当晚至次日凌晨,九江学院数千学生闹事,学校超市和食堂被砸,并有学生围攻行政办公大楼。其原因是关于学校收费和食堂伙食问题,九江市领导出面才使该事件得以平息。之后不久,法学院领导发生异动,李长江重新主持学院工作。据记者查询,李长江在2006年11月的一个公开场合,出席身份还是法学院副院长,但到2007年 5月其职务已变更为执行院长。

  “一个政法学院的副院长、教授,杀人焚尸,其不仅突破了法律的底限,更是突破了道德的底限。”一位教师这样评说。

  也是这一年,九江学院法学系经四校合并后,由原九江师专政法系和九江财专法学系为班底,重新组建为九江学院法学院,成为九江学院的一个二级学院。

  同样封闭的还有向外传透的消息。除了1月14日当地发布通报,称九江学院政法学院院长李长江被杀案迅速告破,疑凶为李的同事、该院副院长张俊,原因是“日常琐事产生矛盾”,之后再没释放更多的信息。

  而对院长李长江,周小明和他的同学则流露惋惜。院长曾在一次学生大会上,讲如何规划自己的大学生活,“。一般院领导开会都强行要求学生去听,但院长说感兴趣就听,不感兴趣可以不听,这给同学留下很好的印象。”

  无论学术还是仕途,张俊上升的速度都可谓顺风顺水。有老教师回忆,张俊到九江学院才一年,即被破格晋升为副教授。

  两个院长日常有矛盾,这在案发后已是不争事实,但具体什么事情引爆了张,成为动手杀人的导火线,同事中几乎没人知道,或愿意透露。事发后网上曾传李长江生前是九江一律师事务所律师,正代理一起土地纠纷案。有人起初揣测其死因可能与该案有关。但同事对此予以否认,警方也未予证实。

  得知排名不太理想,李长江没吭声就走了。随后不久,办公室一位人员来到院长办公室门前敲门,想向他汇报一下具体的评分及排名,但这时院长的门已经敲不开了。

  张俊初到九江学院法学系任教时,李长江为法学系副主任,虽然比张俊年轻,但1995年本科毕业后就来校的天津人李长江显然是老资历。2003年9月,李长江升任法学系主任(副处级),兼理论法学教研室主任。也在当月,张俊被聘为讲师,并担任经济法学教研室主任。

  这年夏天,35岁的张俊从华中师范大学政法学院法律系研究生毕业,通过应聘来到其时正面临升级扩张的九江学院(原九江财经高等专科学校)任教。当时,九江学院刚经教育部批准,成为一所全日制综合性本科国有公办普通高等学校。

  1 月15日,记者设法进入发现尸体的废弃电梯间。说是废弃,其实是尚未启用,竣工于2007年8月的厚德楼,至今未安装电梯,预留着一条从一楼直通八楼的毛坯垂直通道,2米见方。一楼毛坯间的底部,清晰可见焚烧遗留的灰烬、一片斑驳的黑色油污、四壁被熏黑的墙面,以及凌乱吊坠的电线。

  16日,已经放假的校园内,只有少数考研的学生还在留校复习,政法学院毕业班周小明(化名)是其中之一,“这太匪夷所思,我们感到很震惊。”周小明拿出不久前院领导和全班同学的毕业合影照,“他是学法律的,又是老师,还是院领导,最懂法的人,却知法犯法,而且手段这么残忍,这让我们学生实在不敢相信,也很难接受。”和张俊几乎没有接触的周小明,如果不是这次出事,甚至认不出毕业照上那个戴眼镜、略显文气的副院长。

  据校保卫人员介绍,尸体是从六楼电梯间推下,然后在一楼焚烧。焚烧使用何种助燃物,尚不得而知,该保卫人员获知的说法是“电上走火”。

  焚烧的味道很重,据厚德楼四楼一位教工介绍,12日他在楼道都能闻到焦糊味,但当时没往这上面想。而焚尸时间,这位教工推测,极可能是11日晚。当晚7时许,该大楼突然莫名停电,一部分晚上加班的工作人员只好离开回家。“停电是不是张俊故意制造的?存在这种可能。”

  九江学院向庐山区公安分局报案,是12日下午1时许,此时李长江已失踪一日多,校方多方寻找均联系不上。警方接报后在院长办公室内发现少量血迹,下午2时许又在厚德楼的一处电梯毛坯间发现了李的尸体。

  而在学生层面,几天来,政法学院副院长杀害院长,更像是一个游离现实的荒诞、恐怖故事,剥蚀着年轻人的内心。

  据庐山区公安分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冯斌称,张俊在李长江办公室犯案后,为转移视线,对现场进行过打扫,将被害人转移至废弃电梯间后,曾焚尸灭迹。被发现的尸体,“据说已被烧成一坨,面目全非,听说还被肢解,手和脚不在一起,校方很为难,怎么让家属见尸体?这个追悼会怎么开?”校内流传着关于尸体的各种说法。

  张俊的作案动机,一直是广为外界猜测的最大的谜。据警方介绍,张俊与被害人之间平日并没什么深仇大恨,但在日常琐事中产生过一些矛盾,张一直怀恨在心。至于张杀人是经过精心策划,还是一时激愤,警方称还在进一步审讯,目前不便透露。

  杀害李长江的凶器,据警方模糊表述为“钝器”,但有接近警方的人士透露,“据说还有一把裁纸刀,当时就把气管给割开了”,此说法未得到公安部门证实。

  据该人士称,新主持工作的副院长到来后,张俊又跟这位副院长走得比较近,“李长江不再主持工作后,张一度以为李完蛋了,并和李开始疏远,结果两人关系恶化。”而此时,从权力一线“退”下的李长江,和张俊均为法学院副院长,秒速赛车按照官场游戏规则,两个人“从以前亲密的上下级关系,变成了互为对手,很可能会在暗中较劲,谁也不服气。”

  由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的上述细节,并未得到办公室人员的直接印证,但已流传开的这个情节,成为遇害者李长江留给同事的最后一面。

  “张俊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比较会讨领导喜欢,李长江也觉得他是可用之才,可以说张是李长江一手提拔起来的。”据知情人介绍。

  到2010年底,张俊在业务上高歌猛进,在九江学院组织的“2010年江西省高校中青年学科带头人、骨干教师培养对象”的推荐中,张俊被推为省中青年骨干教师培养对象。

  “他们两人,在公开场合看不出什么矛盾,但两人之前私下的恩怨,我们也多有耳闻,可能张曾经‘背叛’过李,李是不是会有报复心理,张又不服李,权力场上长期积累的恩怨,一旦产生裂痕,很难修复。”一教师这样分析。

  尽管张的杀人动机仍未明朗,有待警方最终调查和披露,但短短几天来,在九江学院的教工层面,借由案件本身引发的深层次反思已开始生发、蔓延。

关闭窗口

 

 

 

学校地址:江西省九江市前进东路551号 邮政编码:332005  招生电话:0792-8310030 8310031  Email:jjuxb@jju.edu.cn
Copyright 2018 秒速赛车|老品牌平台值得信赖   备案序号: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